咸宁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掠变尸疫蔓延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4 22:06:24 编辑:笔名

    斯克勒打断了乔克的回忆并凑到他的耳边:“还有一个重磅消息,是我从董事长那儿打听到的,听说‘血蝠’的创始人是名中国人,所以董事长的目的不用我说你也能猜透我的小心思了对不对?”  “哈哈,不错啊小子,如果以后你能站在我们这边的话那就更好了!”简·乔克拍着他的肩膀说。  “您放心副董事长!我是个明白人,以后时机正确的话,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阿尔罗纳·斯克勒伸手表示同意,简·乔克也没有拒绝他的请求。  暖光照亮了会议室,他们两不谋而合的露出了有些狰狞的笑意。这是智者的斗争,也是权力和利益交织的结合。  “虽然我不想打断你们的洽谈,但我想你们可以换个时间讨论‘合作’的问题!”突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的查理打断。  “那我就先去整理计划了!副董事长。”阿尔罗纳·斯克勒挥手。  “我跟你一起过去,因为中校先生那副想要扣下扳机的表情我实在不放心啊哈哈!”  詹姆斯·查理看着这个没有喜感的家伙,他的外表总会让查理觉得这人是个没有原则的阴险小人,因为每次任务只要是出现问题,那么肯定是斯克勒干的好事,他只是别人的一个傀儡却还装作无辜的样子实在令人作呕。  当阿尔罗纳·斯克勒从查理的身边走过,两人相互用余光对视了一眼,而他们眼里则透露着愤怒和杀气。阿尔罗纳·斯克勒消失在电梯门后,电梯门口的LED显示屏上的数字有序的跳动着,修长的灯光照亮了整条走廊,空旷的大厅显得格外安静,阳台外的海风低沉地扫荡着每一个地方。站在阳台上的乔克和查理看着这座城市和深邃的夜。  “那些苍蝇已经被你们烤焦了吧!”  “还没有,”查理掏出引爆器拿在手上道:“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十四区那家冷冻仓库,我想你会喜欢的。”  查理说完摁下了红色按钮,数十公里外的那家冷冻仓库突然爆炸,火红色的火焰在杂乱的建筑中突然升起,巨大的爆炸粉尘则慢慢上升到人眼可见的高度,那道爆炸产生的火光在这黑夜里就像是一头从地狱中跃出的恶犬,它嘶吼着来到这世上,其所到之处则是灰飞烟灭。  那团巨大的火光在简·乔克的眸子里闪烁着,他面无表情,这样的屠杀只是惊鸿一瞥罢了,没什么值得难过,更不值得喜极而泣。  “现在托比尔那家伙总该高兴了吧!苍蝇真被烤焦了。”  查理一脸无趣道:“比起这些苍蝇,对接的事情落实的怎么样了?”  “计划已经在修改了,用不了二十分钟,你就可以带上人员和装备去机场待命,”乔克紧接着补充道:“我想你也听到了,关于凯里那认识‘血蝠’的事情,你怎么看?斯克勒那小子想借此把凯里收拾了。”  “我们认识他这么多年,都只是听说过那些不切实际的传闻罢了,你有真的见过他和那个‘血蝠’打交道么?”查理皮笑肉不笑。  “当然没有。”  “凯里知道托比尔想要一石二鸟,但让那个毛头小子来插手这么大的事托比尔简直蠢到家了!至于中国那边,我想那凯里他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做。”  “必要的时候,我会游说斯克勒到我们这边的,我知道你不看好他,但别太介意中校先生。”  警笛的声音在深夜里炸开,红蓝相交的警灯投射在街道两旁,街上闲逛的人们都纷纷扭头看向身后,五辆消防车从威斯尔大道迅速穿过朝乐多尼亚旧城区驶去,紧随而后的还有四辆警车和一辆装甲车,街边的很多人都不禁好奇发生了什么,但人们都知道,乐多尼亚旧城区不仅是贫民窟而且还是犯罪天堂,所以看警方这阵仗肯定是过去镇压某一处毒贩据点,而消防车的出现肯定是为了阻止交火后会有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但只要等明天一早他们就能在市区新闻上看到这一切的起始经过。  “我确实不喜欢那个见风倒的小混蛋,那种人迟早会死在自己的手上,而且这是凯里和你之间的事,我们只是负责做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你还是这么直接啊。不管是做事还是其他方面。”简·乔克点头道。他认识的詹姆斯·查理是那种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来直去的人,但不是说他傻,他只是不喜欢跟别人去勾心斗角罢了!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真诚的性格存在,凯里·杰斯当初才会招揽这个战斗经验和指挥经验丰富的老头加入他们。  在KSTIT,詹姆斯·查理是副指挥,他从不会拿自己队员的性命开玩笑。而另一个人,那就是“捕鸟蛛”伊姆雷斯,他虽是KSTIT的三把手但有勇有谋,每次作战都能轻松完成,又在谋略高手凯里·杰斯的带领下,由他们三个人带领的KSTIT称得上是无坚不摧。  “烟火表演也看完了,我想去喝点东西。”查理给了一个眼神。  “我在上次那家酒吧里还存了一瓶杰克·丹尼!”乔克瞬间醒悟。  乔克和查理走到电梯门前先聊着公司的事,电梯门洞开,他们去喝酒的闲情雅致立刻被打断。  “乔克副董,斯克勒代表已经把修改文件交到我手上了,与中方大使馆那边已经对接完毕,计划随时可以启动!”女秘书打听到副董事长还在会议厅那层后就急急忙忙的抱着文件赶了上来,她看到简·乔克后立马就稀里哗啦的把对接情况和修改计划说了一通。  查理扭了扭脑袋,颈椎的骨骼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看样子活来了!”  “那么那瓶酒就当是你们带着新朋友回来的见面礼咯。”  查理走进电梯冷笑道:“当然!”  一架消防直升机从NELL大楼的头顶掠过,警笛声渐行渐远。简·乔克和女秘书看着渐渐合上的电梯门,良久。  晚上十一点整,机场,圣基斯胡伦市。  伊姆雷斯带着另外五名队员把车上载过来的几箱装备全部拉到了机舱里。运载他们的是一架是一架长18.41米且拥有四发盖瑞特TFE731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洛克希德“喷气星”轻型运输机,型号为VC-140B,是军用版。该机乘员搭载数量为13人,航程4820千米。  伊姆雷斯安排五名队员做开箱检查确保武器和弹药都万无一失,而他则一边确认“莫妮卡”刚发来的修改计划一边等待着查理的到来。  伊姆雷斯念叨着微型电脑上的文字数据。其实他从没听凯里·杰斯提起过这份“绿叶子”计划,而且这份计划的执行地点是在中国,对于他们来说,从以前到现在,这两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红色汉字从没有任何人提起过,而且他们以往的任务大多是在诸多战乱的国家,像中国那样和平而且安保极高的国家他们是不可能去的,但这次却一改往日的画风突然把目标转移到一名年仅17岁的中国小孩儿身上。  伊姆雷斯很费解,他看着微型电脑上那个孩子的照片,他叫安子柯,1996年生人,甚至连初中都还没毕业......  为什么?伊姆雷斯给自己心中打了一万个问号。虽然计划里说这孩子身上流着可以解开病毒的血液样本,但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他只是个在正常不过的中学生罢了,一个中国人又怎么可能跟他们这些人扯得上关系。可计划又是凯里·杰斯撰写的,所以这当中应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凯里·杰斯不会拿这种事情去开玩笑!首先通过中国海关就很麻烦,外加上和大使馆对接一系列的情况也很麻烦,如果处置不当随时都能招来是非,虽然现在的中国是处于改革开放阶段而且很多政策对外国人都是还不错的,但以伊姆雷斯对中国的了解,那个国家在历史上一直是个封闭的国家,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可以连人带枪的运送进去。  “你在疑惑什么?”远道而来的查理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伊姆雷斯面前。  伊姆雷斯看着这名老战友,表情疑惑:“我说老头子,你觉得凯里他是不是疯了?”  “哈哈,我猜到你会这么说!他没疯,否则我也不会看到有三个乌克兰毛子去跟踪那个小孩儿了!”  “为什么跟踪人家一个孩子?我就奇怪了,我们的对手不应该是FAS和那些不要命的*么?”  “那能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孩子身上肯定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查理笃定。  “我对中国的了解还停留在08年的北京奥运会和地震上,一转眼五年了,真快呢!”伊姆雷斯撇着嘴笑道:“要说近的了解嘛......应该是在旅行手册上!地点我记得是九寨沟......吧。”  “很明显你对那个国家有误解啊伙计!现在那是个开放的国家,而且我特别喜欢吃他们的烧烤,”查理回味着两周前那家夜宵的美味:“呃......那好像是一种叫‘大排档’的地方,如果有机会我会带你一起去的。”  伊姆雷斯突然觉得这世界变化有些快得不敢想象,他顿了顿说:“看样子我得恶补一下中文了!”  “等等!凯里打电话来了。”查理掏出手机说。  伊姆雷斯双手叉腰看着正在接通电话的查理,原本充满笑意的老头子脸上渐渐失去笑容,他推断看凯里·杰斯一定是说了一些不好的情况。否则老头子的表情也不会突然暗淡下去。机舱的红色尾灯照耀在他们脸上显得诡异,那五名队员装子弹的声音清脆又浓厚,一架民航机像落地的巨鸟般在跑道上滑翔着,轮胎和地面碰撞产生出剐蹭的巨响,随着一道高温摩擦后的烟尘,那只巨鸟渐渐在地面上站稳了根。它平视着跑道前方,安静的样子就像等待猎物出现的捕食者。  

衡阳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商洛哪家治癫痫
中卫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