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剑三末世盛唐

发布时间:2019-06-26 05:50:55 编辑:笔名

第七十八章:临行(三)将李骁那边队伍里剩下的人聚集起来,苗世逸陈述了自己的结论:温语可以恢复,但只有必须从两条路中做个选择——,由苗世逸协助温语吸收掉零零五的所有能量,这样温语会康复,只是零零五也许会沉睡一年以上,也就是说,温语会失去战斗力;或是由他提供绝大多数能量,帮零零五完成重建,代价是温语应当会失去双亲之外所有人的记忆。于扬听完结论,脸色眼见着惨白下去。唐淮一直在观察于扬,抛开私人恩怨不谈,唐淮能理解于扬的心情,青梅竹马完全忘掉自己,从此与自己成为陌生人,这种事任谁也不可能心态平和地接受。——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或许跟苗世逸连陌生人都做不成。唐淮不否认跟苗世逸的感情,但他很清醒,自己和苗世逸的本来立场实在隔得太遥远。现在两个人站在同一边,那是因为他们都有系统,面对同样的强敌。可假如有一天这些敌人都被消灭了呢?唐淮本人从小性情淡漠,也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他心里有位置,师父唐符算是一个。在从唐鸣那里得知师父就是因为被苗世逸他们围堵才饮弹自杀时,唐淮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晴天霹雳。那个时候他依然求了唐鸣放走苗世逸他们,可引线已经点燃。唐淮能够做的,只有默默等待它燃烧殆尽的那一刻。罪行累累的案犯,和前途无量的刑警;毫无背景的屠夫,和帝都高官的独子。苗世逸现在所做的每一分努力,都会成为他丰碑上的浓重一笔。至于唐淮,还没有天真到认为对苗世逸来说,感情和责任能够摆到天平上去比。敛去多余的思绪,唐淮注视于扬失魂落魄走出去,也跟着离开。温语拿回全部系统的事情已经是定局,于扬有过失控的先例,唐淮不得不防。在征得温语双亲的谅解之后,苗世逸作为跟温语同样是木属性的协助者,开始为她修复系统。唐淮沉默守在门口,视线从未离开于扬。强大而温润的木系能量以帐篷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开去。唐淮脚边,一颗挣扎着从残垣断壁里生长出来的不知名绿色植物像被突然拨快了生长的时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茁壮伸张开!不止这附近,更远处,明明应该是万物萧条的冬季里,无数植物的种子和幼苗,甚至更多即将死去的那些植物们,开始像被春天缕暖风吹拂着,蓬勃生长起来。就在此时,一直默默站在帐篷前的于扬突然拔腿奔向帐篷!唐淮盯了于扬半晌,怎么可能让他破坏这次行动?如果被于扬打断治疗过程,治不好温语还算轻的,没有上古神兵、五行石属性又被完全克制的苗世逸会怎么样?于扬还没跑出半米,唐淮已是一个子母飞爪甩出去,将于扬生生拖回来,继而直接用战术动作将他压在地上!于扬双目充血,疯狂挣扎,可怎么也挣脱不了早有准备的唐淮,蹭得脸上都是血痕,竟还在像没有痛觉般继续挣动!在唐淮的压制下,于扬再也无法前进分毫,望着发出浓厚绿色光芒的帐篷,喉咙里发出绝望而不成调的嘶吼,仿佛用尽一生的力气!唐淮不会让他打扰苗世逸,闪电般伸手扼住他的咽喉,让他后面的喊叫声都消了音,几乎连他的呼吸都截断!一旁的木浅彤忙跑上来抓住唐淮的手:“唐先生!”唐淮不为所动:“除非他闭嘴。”木浅彤知道说服不了唐淮,情急之下忽然想到一件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包裹,搁在于扬面前:“这种花色是她喜欢的,她自己房间的很多花色,都是这个。因为这是你以前住在她家隔壁的时候,你的窗帘的颜色。”看到包裹的一瞬间,于扬忽然安静下来。唐淮看于扬安静了,也守诺的慢慢松开扼住于扬咽喉的手,但是压制他的动作却并不松。木系能量继续四散,而于扬终于不再挣扎嘶喊,将脸靠在那个小花布包裹上,呜咽着闭上眼睛。一天之后,涌动的木系能量终于缓缓平静下来,整个w市和周边区域就在这短短的几十个小时内从荒芜变得满目苍翠。苗世逸满脸虚汗离开帐篷,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进了休息的另一个帐篷。唐淮在火堆旁正打算热点吃的给苗世逸补充一点体力,帐篷里就传出苗世逸闷闷的声音:“师父。”唐淮应声走向帐篷,觉得这声音有些奇怪,掀开帘子的时候他就明白为什么了——床上坐在一堆警服里的小孩子,不是苗世逸又是谁?想归想,唐淮反应出苗世逸是不想让别人见到他变成小孩子,立即在身后放下门帘。“零零七差一点就跟着沉睡了……真危险。”幼年版苗世逸一边解释一边从系统背包里拿了一瓶补充能量的特制饮料咕噜噜喝,包子脸上的汗水都来不及抹,瞅着唐淮的眼神很幽怨——因为唐淮都不肯过来!其实唐淮只是不知道应该上来抱一下苗世逸还是该拍一下苗世逸的脑袋,在两个人都建立了那种关系之后,唐淮好不容易才把苗世逸的小徒儿形象从脑子里清除出去,这下又白费了。苗世逸自然也明白唐淮愣在那是因为什么,心里哀叹自己的形象又遭遇重大危机,但是比起正事来这个还得放到以后解决:“我想跟木浅彤谈点事。另外师父,我这样是没什么说服力了……帮我跟我那个师弟传达一句话吧:她以后是要跟着你们一起深入险境的,正需要一个合适的老师。”因为能量被抽干变成小孩子实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唐淮理解苗世逸在乎面子问题,不再多留,转身出门。他并没有看到,苗世逸盯着他背影的眼神里,情绪格外复杂。木浅彤就在门口,唐淮对她说:“他有事找你。”然后走到于扬面前,居高临下道,“的前辈让我也转告你:她以后是要跟着你们一起深入险境的,正需要一个合适的老师。”说罢走回去,守在帐篷门口,防止别人打扰。苗世逸叫木浅彤进来当然不是要谈天说地,他有些事必须要从木浅彤这里了解。现在的形象虽然比较没面子,但木叶曾经无意中提过他小时候跟某个人有七八分像,正好可以利用一下这样的外表突破木浅彤的心理防线。木浅彤走进帐篷的时候果然愣住了。苗世逸顶着包子脸苦笑:“木小姐,你再不进来外面的人估计都能猜到我这儿有情况了……”木浅彤赶忙进来,还是一脸如梦似幻。其实当初木浅彤在s市看到唐淮抱着六、七岁的苗世逸来蹭粥吃的时候就觉得这脸有些熟悉,现在越看越觉得熟——他实在很像她记忆里那个小小的、追在她身后喊“姐姐”的孩子。苗世逸经验老辣,一眼就看出来木浅彤的神色并推测出来她一瞬间的不对劲是想到了什么,抓住时机道:“木小姐,请坐,抱歉我没办法坐起来说话。”木浅彤坐在床边的木凳上:“对不起,刚才有点走神。”苗世逸摆摆手,直直望进木浅彤的眼睛里:“我单独找你,是想和你谈谈木泽的事情。”木浅彤怔住。苗世逸坐直身体,单刀直入:“不久之前我曾经去过q城,那里和魔都的新区,现在是一部分异能者的基地。我利用系统的易容换装能力,去q城当过一段时间的卧底。所以对于这场灾难和它背后的某些事,我大概是所有系统寄宿者当中了解多的。”不给木浅彤回避的时间,他紧接着问,“请问,灾难发生之后,你见过你的弟弟木泽吗?”木浅彤嘴唇微颤,脸上全无血色,几乎是僵硬地点了点头。苗世逸继续问:“只有他一个人?还有谁?”木浅彤紧紧抓住衣角,声音发颤:“还有一个叫喻南青的人……”木浅彤现在脸色煞白,弟弟的事情是她心底不敢说出口的事。苗世逸能体谅她的心情,可尽管有一点点不忍,责任感还是占了上风:“他那个时候说过什么话?”“他让我跟他一起走,喻南青还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木浅彤说到这里,终于稳住了心情,视线也不再飘忽,而是同样望进苗世逸眼中,“阿泽……他现在怎么样?”苗世逸知道,从这个时候开始,木浅彤的防备已经建立起来了,所以他没有回答木浅彤,而是立即换了一个问题:“木泽小时候还是个听话的人吗?”这个问题木浅彤根本不需要想,几乎是脱口而出:“他很乖。”听到跟线索中天差地别的答案,苗世逸定定看了她几秒,又放轻声音,眼睛微微一弯,仿佛是带了点笑意,随口把话题扯到另一个方向:“请不要这么戒备……这些事情我不知道,不是正好说明,答应过你的人什么都没有说过吗?”这次回帝都的时候他单独和一位上级谈过,另一组系统寄宿者的指挥官李骁肯定掌握了某些情报,然而暂时没说。这些情报可能不紧急,但是非常重要。苗世逸更擅长分析问题,他必须得到这些情报才能得出正确结论。木浅彤一愣,苗世逸轻飘飘道:“李骁中校违的可不是一般的纪啊……如果早点知道这些……”木浅彤的心提起来,苗世逸摊手:“但早点知道也是没用的,毕竟s城是初也是危险的地方,我们进不去。”话题到这里,苗世逸的声音轻快起来,几乎凝固的气氛也流动开:“你看,现在拿到上古神兵的系统寄宿者,分别是武学技能为水属性的你和我师父、火属性的于扬、土属性的大师、金属性的李中校和木属性的温小姐。还剩下四把没有入手。”这是正事,木浅彤也不由收敛心神。她和唐淮分别是七秀和唐门,都是水属性,也都拿到了上古神兵;李骁和木叶分别是天策和藏剑,都是金属性,木叶还没拿到上古神兵;释明杰跟离队的郭凌一个属于少林,一个是丐帮,都是土属性,释明杰有了上古神兵,郭凌没有;于扬的纯阳和陆琰的明教武学都是火属性,于扬有了赤霄,陆琰还是两手空空;苗世逸跟刚刚苏醒的温语一个是五毒,一个是万花,苗世逸没有上古神兵,而温语现在等级还停留在二十级。简而言之,目前按照全国五个能量异常区的情况来看,变异能量强大的s市,偏偏对应了能力暂时弱小的木属性两大门派。“你们现在应该知道,全世界正在经历的是一次残酷的筛选,现在通讯全断了,所以大家都不清楚,其实我得到的情报说,不止是我们国家,世界各国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比较近的x国和北边的e国,在大地震中损失非常惨重。尤其是x国,沿岸的将近六分之一的城市,都毁灭在海啸当中。”苗世逸注意到木浅彤脸上的血色又少了一分,刚才这个消息背后将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死伤数字,两个人甚至都不敢仔细去算。需要的线索已经到手,苗世逸没打算继续刺激木浅彤,正色道:“这次的地震能被我们这几个人处理掉,完全是走运。细节就不说了,总之以后绝不能再奢望有这么幸运。”说到这里,他低叹道,“而且根据推测,下一波爆发的能量变异应该是木属性能量,它的中心是s市,我们应该是……阻止不了的。”木浅彤一听忙站起来:“我可以去s市!你和我都能够治疗和解毒,还有……”苗世逸轻轻打断她:“我们所有人都可以直接用神行进去。但如果真的是木泽跟喻南青坐镇那里,恕我直言,我们走不到他们面前。”后面一句话他略去没提——即使见到木泽,很可能除了木浅彤和木叶,其余所有人都没有活路。不管木泽到底是什么目的,把s市变成那样,足以证明他的残忍冷酷。沉默半晌,木浅彤幽幽问:“那我们就不能做点什么吗?”苗世逸像是就在等她这句话,下一秒便接到:“让所有人的能力更强——用短的时间。”木浅彤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眼底一片清明:“苗警官,阿泽的事情……你们会怎么处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知道目前为止,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打算公开它。”“……谢谢你们。”苗世逸揉了揉眼睛,他疲倦极了:“还有……木叶他们大概赶不及过来跟你们见面了,等我恢复我们就换个地方跟他们会合。”木浅彤会意,起身说:“小语的事情多谢你帮忙,请你好好休息。”唐淮一直在帐篷外守着,看木浅彤出来,留下句“都去看她了”就回到帐篷里。幼年版苗世逸已经累得趴在一堆警服中睡了,就这么一会儿,都打起了小呼噜。唐淮看他半个胳膊还在外面,走到床边让他躺进被子,给他盖严实,才转而进了帮会领地。

白银的癫痫医院
济源专治牛皮癣
天津好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中国阴阳师1

下一篇:综青行灯的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