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张艺谋中国电影被票房绑架包括我自己

2018-12-07 01:54:06

张艺谋:中国电影被票房绑架 包括我自己

3月4日,着名导演吴天明因心肌梗塞在北京离世,享年75岁。昨日,“光荣永不落幕——吴天明导演电影回顾展”与“为有天明多壮志——吴天明导演追思会”在吴天明的母校北京电影学院举行。

上午的电影回顾展由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微博]主持,张艺谋、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康健[微博]民、北电院长张会军致辞。下午举行的追思会由黄建新主持,谢飞[微博]、田壮壮、陈凯歌、郑洞天、顾长卫[微博]、蒋雯丽等人,以及电影局领导闫晓明、张宏森,西部电影集团孙毅安,吴天明的友人及家属出席悼念表达哀思。电影回顾放映环节放映了吴天明的代表作《变脸》和《老井》。

电影局欲发行遗作《百鸟朝凤》

“我出生的那天夜里,爷爷做了一个梦,梦见在路上捡了个男孩儿。娘说,是我落地的哭声,把爷爷从梦中唤醒的。于是爷爷给我起了个小名叫‘梦’。命中注定,我一辈子都要在梦中寻觅。”昨日的电影回顾展上,在米家山导演剪辑的这部纪念短片《我当死而瞑目》里,吴天明如是说。短片回顾了吴天明的一生,而吴天明的陈述则是他2005年在获得导演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后的发言,当吴天明的声音在银幕上响起,张艺谋等台下不少观众都红了眼睛。

舞台上,百支蜡烛摆成心形,四周摆放着他生前的照片,看着他爽朗的笑容,仿佛不曾离开。李少红在致辞时说:“八九十年代是个热血电影的年代,很多非常的电影都和吴天明有关系。”而当天下午的追思会上,电影局局长张宏森表示,将举全力,把吴天明的绝唱、电影《百鸟朝凤》在全国做可能的普及和发行。参加追思会的不少人在现场都进行了发言,李光斗倡议设立“吴天明导演奖”或“天明基金会”,以继承吴天明对电影的追求的精神。

在昨日下午举行的追思会上,第四代导演谢飞、郑洞天,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顾长卫等领军人物齐齐到场,追忆他们与吴天明的过往。顾长卫就回忆,自己上世纪80年代初刚毕业分到西影厂,当时是厂长的吴天明拍板分房给自己。“分房其实是一个挺不容易的事,但是这个事这么简单,我当时就觉得要好好拍电影。”吴天明导演的女儿吴妍妍回忆父亲说道,“这些年他一直跟我说,你不要靠我,你自己干你自己的事,你任何时候不要靠任何人,凭你自己的力量去做。我有怨恨过他,我有埋怨过他,但是是他让我做了一个有力量的人,因为一切都是靠我自己。”

张艺谋红着眼眶致辞缅怀恩师

昨日电影回顾展上,张艺谋上台致辞。上台后,他先对着舞台背板上的吴天明深鞠了三躬,神色肃穆。“我从知道‘头儿’过世的消息到现在,都很难相信,在我眼里他永远那么朝气蓬勃、豁达快乐。”

电影回顾展放映了《变脸》和《老井》,张艺谋直言:“可能年轻人看了会觉得‘头儿’的电影过时了,是老派的电影。但我们现在拍的电影,可能二十年后大家也会觉得‘老’了。电影的手法和表达形式是会慢慢变老的,但吴天明作品里的情怀、人与人的感情、人与土地的感情是不会变的,淳朴、自然、大气也是不会变的。”他坦言,“中国电影被票房绑架,包括我自己。当然我自己对于拍商业电影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要试水,要尝试不同的风格。中国电影要想好,除了有情怀,也需要有质量的商业电影去占领这个阵地。”

张艺谋说,“我有一个愿望一直没有完成,我拍《归来》也是这个想法,我说我电影做好了,我请‘头儿’看一眼,我很希望从他嘴里听到对我的一些看法,我很在意他。十几年来,我们各忙各的,都忽略了很多东西,也忽略了沟通,虽然我们每一次见面都像以前一样,但是我觉得现在就很后悔,对他的关心、与他的联络都不够,有时候常常是这样,人走了,你这几天老想,你什么事没做好,可能多做一点会好一点,这些都晚了。”他红着眼眶说:“其实缅怀吴天明导演,缅怀他所有的品格和情怀,我们牢记一个人,活生生的一个人在你脑子里,很简单,就是把我们手头的事儿做好,把电影拍好就是的缅怀。”采访中,张艺谋一再强调吴天明是“大好人”。而吴天明去世前还在为自己即将开拍的电影而忙碌,有很多计划还未来得及进行,对此张艺谋也表示将“尽量帮他完成遗愿,帮他做一些事情”。吴天明的一生曲折坎坷,却也积极精彩,问张艺谋,是否有计划把他的故事用影像的方式呈现给观众,张艺谋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个还要看情况。”

回收橡胶助剂
皮带传输机
房屋检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