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综青行灯的百物语

发布时间:2019-06-26 05:51:04 编辑:笔名

购买vip章节<80%的小伙伴, 请在24h后前来阅读哦~雪女想着, 再次合上眼睛,在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现同时,那被捆在她双脚上的石头缓缓脱离,夏日正午的海浪变得愈发冰冷起来。↑杂』志』虫↑海浪的声音也随之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若是稍微留心就能发现,这些海浪中出现了许多冰粒。这片海……在结冰。……接受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并不好受,大量的信息冲入脑中, 仿佛要把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记忆全部冲散。若是一个普通人, 在这样汹涌的信息量面前只怕要忘记自己原本的一生,好在雪女并非是一个普通人。她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 看完了那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她现在的这个身体名字叫做美奈,曾经是一名非常有名的模特,后来嫁给了知名画家山田孚顺只做他一人的人体绘画模特。开始的时候,两人的生活确实非常甜蜜, 就算有一些摩擦也会因为对对方的爱,觉得没有关系、可以忍耐磨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也不过两年而已, 两人的感情就平淡了下来, 开始觉得越来越无法忍耐对方。美奈是一个喜欢时尚和热闹, 花钱大手大脚的美丽女人,山田孚顺是一个自视甚高、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男人。两年前的山田孚顺把自己几幅以美奈为主题的画拍卖出了高价身资颇丰, 两人也因此结为连理。可是他不会打理金钱, 跟美奈一样都是大手大脚的扔钞票。等到发现快把钱花完后, 两人在一起做了商量决定做投资、买股票,结果全部失败,变得一贫如洗起来。不光是美奈无法忍受如今的生活,山田孚顺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改变。争吵开始频繁出现,光是看见对方就无法忍耐。美奈还在想办法重新去找那些上流社会的“好朋友”们接济一下自己,山田孚顺已经自暴自弃起来。这样的生活在一个月前有了改变,山田孚顺突然间再次振作了起来,并且不止一次的说:“我会再次创造出无可比拟的画作!然后再次拍卖出高价,过上富裕的生活!”曾经那个在绘画上极为专注又有天赋的山田孚顺似乎再次回来了,这本应该是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但美奈却无法高兴起来,因为她发现山田孚顺在反复的画着另外一个女人。那种强烈的情感,比当年画她的时候更加狂热。于是争吵再次升级……直到美奈今天在家里发现了一撮被山田孚顺珍藏的头发,乌黑柔顺,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犹如珍珠的光芒,极为美丽却明显不是她的头发。美奈把这撮头发扔进火炉里,暴怒的山田孚顺发现后,直接抄起家里的一个花瓶就砸在了美奈的头上。美奈死了。直到死,美奈都无法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她确实是一个虚荣的女人,虽然她确实觉得这两年没有钱的日子犹如煎熬,但是她一直没有想过要离开山田孚顺,她依旧相信山田孚顺对自己的爱,她相信一切都能够过去。离开时尚界两年的美奈,如今一直在坚持锻炼,希望可以再次找回曾经的火辣身材然后回去。只要她能够再次拥有曾经在时尚界的地位,起码现在的生活会变得好过很多。只是时尚界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地方,只要消失三天就能够让人忘记一个人的脸,更不要说消失两年了。更何况如今的美奈因为生活的“艰辛”,完全不能跟两年前的她比。美奈想了很多改善生活的计划,却没有想到她的丈夫会因为一撮头发暴怒的杀了她,还在她的尸体上绑了石头悄悄扔进海中。在美奈的记忆中,为深刻的便是山田孚顺暴怒到目眦尽裂的仇恨表情,这样可怕的表情与当初山田孚顺手中拿着红色丝绒盒中的钻石戒指跪在她面前求婚时的真诚画面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雪女安静的看完了美奈的记忆,看着一滴泪珠从美奈的眼眶中冒了出来然后融进海中,垂下的眼眸中有着微微的困惑。“这是……人类的爱情吗?”类似这样的问题,雪女不止一次产生过。只是曾经没有人回答她,如今亦然。感觉美奈死去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雪女回到了那具身体中。虽然觉得用着别人的身体非常不习惯,但是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她也只能够继续使用别人的身体了。……夏日正午的海水总是比较温暖,可是今天的海水却有些不同。假日来到海边游玩,穿着比基尼套着游泳圈在海中嬉戏的少男少女们一个个的从海中上了岸。若只是一两个人上岸,可能只是玩累了,可这么多的人全都上岸,看着就有些奇怪了。这样的情况不仅让在沙滩上晒太阳的人们感到奇怪,就连海岸边上那些店铺中客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为什么大家全都上来了?”正在吃着烤鱿鱼的客人们放下了手中的食物。那些站在沙滩一隅调情说笑的男女们也奇怪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着那些上岸的人们一个个抱着身体,或者摩搓着手臂的模样,沙滩上有人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去问自己上岸的朋友们,“你们怎么全都上来了?而且……看起来好像很冷的样子?”冻得有些发抖的人抽了毯子裹在身上擦去水珠,站在太阳下感觉稍微好了些,但依旧有些冷的回问:“你们没有觉得海风变冷了吗?”这么一问,其他没有下海的人确实感觉到了一丝不同,那些从海上吹来的风好像确实变凉了许多。“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玩得好好的,突然就觉得海水变得越来越冷了,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但是真的好冷啊!”“看到大家一个个全都上来了,果然有哪里不太对劲吧?”“这可是夏天,而且是正午啊……海水怎么会变冷呢?”“喂……你们快看!”有人突然指着远处的海面,“你们看那边的海水是不是在结冰啊?”这话一说立刻让更多的人把视线投向海面,在看清了远处的海面后,沙滩上的众人全都发出了惊讶的声音。“那真的是在结冰吧?海水竟然结冰了?!怎么可能?!”“天啊!这是要世界末日了吗?!这里可是北海道啊!又不是南北极!”“真的结冰了!”类似的惊叹声一道接着一道,许多人赶紧找了手机来把眼前的景象拍了下来,或者纷纷在网上发了帖子诉说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灵通的记者赶到这里,把这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报道出去。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一道极为尖利的女声响起,几乎要刺破周围人的耳膜。“孩子!我的孩子!!!”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母亲面色苍白的指着海面,“我的孩子在那里!”众人顺着她的指尖方向望去,就看见在距离海岸稍远的海面上,隐约漂浮着一个套着游泳圈只露出一个头的小孩。大家并不知道这个孩子为何会孤身一人在海中玩耍,但是他们上岸的时候海水就已经非常冷了,到现在只会变得更冷,结果却有一个小孩还留在海中。年轻的母亲完全慌了阵脚,口中慌乱的喊着,“救救我的孩子!”喊完就自觉先冲了出去。一些年轻人见了,也有人陆续更在后面想要帮忙,可是那海水已经变得极沉极冷,只是触碰都让人觉得冰寒入体,大家全都不敢想象那个还漂浮在海面上的小孩会被冻成什么样子。年轻的母亲完全不顾这些,一直往海中走,扑腾着海水想要去救她的孩子,可她看着却完全不像是会游泳的样子。其他人见了,只得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继续走下去,并且劝慰她已经喊了海边的救援队来。年轻的母亲茫然的看着周围的这些人,从旁边抓了个游泳圈套在身上还想往海中跑。海水很冷,冷得快要让人觉得疼,可正是这么冷,她才更不敢浪费时间等待着救援队的到来。“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的孩子在海里啊!!”“……等……等等!”站在沙滩上的人高声喊道,“海里还有其他人!那个人把小孩抱住了!”这一声终于让几欲疯狂的年轻妈妈找回了理智,她与众人一同抬头望去,确实在翻滚的海浪间看见了一个隐约是成年女子的身影抱住了她的孩子。海岸上的人们焦急的看着海中的女人,看着她一点点的靠近海岸,直到抱着小孩一同顺着海浪上了岸。沙滩上的人们立刻冲了过去,把海中冰冷的女人扶了起来。年轻的母亲抱走她的孩子,其他人为女人盖上毛毯递上热饮。女人虽然被这么多人围着,看着却非常冷静,她顺着这些人的力道缓缓往沙滩走去,对于周围那些闹哄哄的声音并不往耳朵中听。只是捧着手中的热饮,感觉到了一种区别于冰冷的感觉。“好……温暖啊……”周医生的眼睛与此相差不远,只是他的眼睛并非是由于外力所伤失去视力,而是因为他的自我催眠。“大概是因为心中的愿望太过强烈,后来就真的看不见了。”周医生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语调非常轻松,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不错一般随意。

安徽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曲靖好的专科医院治癫痫
益阳专治癫痫的医院

上一篇:剑三末世盛唐

下一篇:绔少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