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御天行

发布时间:2019-06-26 01:51:43 编辑:笔名

紫不凡拉起秋山就往院子里奔去,一旁来福可不答应了。他刚才开了眼界,这两老头才是高手。不过,他看不出高下,但必须选边站。其实,他已经没有了选的资格,只能站在黑水潭这边。人家公孙老头是跟紫不凡一伙的,而自己刚刚出卖了紫不凡了,就是想跟人家一伙,人家也不会答应的。既然是一伙的,当然就得作出点贡献。所以,他看到紫不凡要进院子,就不干了。哪能你想进去就进去呢。所以纵身一跃,就欲挡住紫不凡二人的去路。公孙浩一看,可不高兴了,我让小友进去,你要拦住,这不跟我唱对台戏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巨瀑山庄,在巨瀑山庄敢把我的话当狗屁,那我能不把你当尿泡吗?于是,左掌一划拉,劲力劲射而出,直接去拦截来福。别看老头身子未动,相隔还有七八步的距离,但人家这劲力,比你人可到那厉害多了。来福感觉有异,赶忙躲闪,饶是如此,一条腿咔嚓一声响,已经断裂骨折。他哀嚎一声,跌倒在地。公孙浩望向紫不凡,希图他回过头来,微笑或者点头,以示感谢。可是,让他很是失望,紫不凡拉着秋山,跟没事人一样,好像这些事跟自己毫不相干,飘然而去。老头只好尴尬的笑笑,微侧身子,再次面对独手撑天。独手撑天接了公孙浩一掌,心下感叹不已,这大陆上的人,可没办法浪得虚名,难怪在西凉时,公孙大将军的威名远播,凭着这份战力,纵横大陆,并非难事!“领教了,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不敢,这里没有大将军,只有糟老头子,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公孙浩道。“公孙将军,在下有一言,不知可否听我讲完?”独手撑天问道。“潭主有何吩咐,请讲!”公孙浩笑道。“吩咐自是不敢,我知道我外甥有负于你,我来此也是十分尴尬。但他那也是爱之切,作出的鲁莽之举。如果大将军肯予以原谅,我就此带着吕壮飞向你赔礼道歉,然后远离巨瀑山庄,从此不会再踏进山庄一步。不知您意下如何?”独手撑天见战下去讨不到什么便宜,就主动求和了。“呵呵,好说,潭主可以走,我就是想拦,也不易拦得住。不过,说到吕壮飞,他做下的这等事,乃是要公孙家灭族之事,岂可轻易放过?那老夫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人世?!”公孙浩这话,已经给了独手撑天天大的面子了,但是,吕壮飞可是他的外甥,又岂能扔下不管!“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只好奉陪了!”独手撑天轻轻地说道,然后递出了一拳。公孙浩也不答话,挥拳相迎,二人又战在了一起。这一次,二人是以快打快,身形滴溜溜乱转,转地在场的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加上劲风凌厉,他们无不眼泪盈眶,这不是不是感动,是被人家拳风扫的。但饶是如此,谁也不舍得放弃观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高手对决,生平能看到一次,也就不枉此生了。纵然眼泪流淌,但仍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可是,这二人实在太快了,就看到两条灰色的身影,朦朦胧胧,光晕般梦幻,哪里看得真切!接下来,忽然就看的真真切切了,为何?因为二人忽然停了下来,都是垂手而立,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好像刚才战斗的不是他们,而是别人。二人相距大约五步之遥,你瞅着我,我瞅着你,深情对望,微笑相对。看得众人都呆了,刚刚,莫非是在梦里,真的有一场殊死搏斗吗?这也太和谐了吧?但是,得健忘症的毕竟是少数人,刚才,面前这二人,确实经历了一场生死相搏。众人冷汗不由得下来了,看来,下面的节目,恐怕不是自己能够想象得出来的,不知道会不会殃及池鱼。想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地踏踏踏后退了十几步。当然,说是后退,说的是站着的人,而那些原先就躺着的人,后退也后退了,只是方式不同,都是滚着后退的。按照几何科学的规律,滚动比其它运动省力,所以,反而是滚的比站着的快的多!众人没有想错,确实,接下来的事情,是他们平生没有看过,有的甚至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只见两个老头像听到某种号令似的,忽然由刚才的垂手而立,变成了右手竖掌当胸,左手平章于右肘部,脸色越发凝重,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忽而,手捏剑诀,然后便是隐隐风雷之声渐近,乌云翻滚,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蓦然,云中飞出两条巨龙,当空而舞!细看,哪是什么舞啊,分明是在作殊死之搏!啊,众人无不大吃一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剑龙吗?只见公孙浩头顶的是火龙,口吐烈焰,气温都随之升高。刚才,大家吓出的是冷汗,现在,被这火龙逼出了热汗!而在独手撑天的头顶,是一条无色巨龙,见火龙喷火,大口一张,吐出巨型水柱了,霎时间,如大河倾倒,似若淹没整个宇宙!水火互不相让,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两条剑龙纠缠在了一起!再看地上的两个老头,面色愈加凝重,口中之词愈念愈疾。那四只眼睛,早已由对视,变成了微闭,都是眼观鼻鼻观心,旁若无人之态!要说起这剑龙,洛城这地界上,还是16年前有人用过,是在大劫难当日,紫默跳下人仙界霄汉峰,帮助子家击退司徒家的追击,强行用起灵气,祭出剑龙,让当地人大开眼界。从那之后,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能催出剑龙来。本来,一些战力高超人士,都认为这是紫默的专利,洛城无二,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这一下子,就出现了两个能催出剑龙之人!可见深山藏虎豹,旷野生麒麟,诚如是也!可是,如果联系二人身份,其实也就不足为怪了,一个是原西凉帝国大将军,后来只身抗争整个帝国,一个是经营黑水潭数十年之久的方外大伽,这二人狭路相逢,自是千古奇观了!“好手段!”忽然天空中有人叫道,众人无不惊讶,在场之人,谁人能有如此宏厚之气,谁人还能叫得出来!

淮安癫痫专科医院
普洱的专科治白癜风
阳江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